发布时间:2020/02/09作者:admin

备受期待的“特效药”瑞德西韦离患者还有多远?

中文字幕一本到无线 www.909s0q.cn 作为新研发的药物,瑞德西韦少见地在中国直接跳过一二期临床试验,直接进入三期试验,很大程度得益于该药物在美国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以及其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积累的大量数据。


据了解,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将加入超过760名病人,采取随机双盲的方式进行药物测试。作为目前进度最快的治疗药物,瑞德西韦能否成为新冠肺炎的“特效药“?


少见的“直接三期临床”

瑞德西韦是吉利德公司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一款药物,目前该药物没有在任何国家获批上市,吉利德也表示“有效性未被证实”。

瑞德西韦此前没有在国内做过临床试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月2日批准了瑞德西韦的三期临床试验申请,这是否意味着该药物在国外的一二期临床数据得到国家药监局的认可?


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主任丁胜告诉经济观察网,对于这个临床候选药物获批临床可能主要考虑三方面因素,一是科学基础,瑞德西韦临床前研究的数据能支撑和疾病的相关性;二是疾病情况,新冠肺炎是特殊的重大疫情,有一定的死亡率;三是已有的法律法规依据,没有一二期临床直接获批三期临床比较少见,但这是新情况,监管部门也在加快应急审批的步伐。


瑞德西韦对新冠肺炎有效的实例来自NEJM(《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一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在美国治愈过程的文章。

1月19日,一位在武汉探亲返回华盛顿的男子去一家急诊就诊,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其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随即开始进行隔离治疗,第五六天情况持续恶化。第7天医生对患者使用瑞德西韦,之后症状大为改变,第8天开始退烧,也停止了吸氧,氧饱和度值提高到94%至96%,肺部双侧下叶罗音也消失。


在没有任何已获批的治疗方案的情况下,治疗医生权衡了风险和获益后提出用药请求,在当地监管机构的支持下,吉利德提供了试验性药物瑞德西韦,用于少数2019-nCoV感染者的急症治疗。


吉利德全球首席医疗官Merdad Parsey表示,尽管目前没有抗病毒数据显示瑞德西韦对于2019-nCoV的活性,但其针对其它冠状病毒的有效数据给了我们希望。在体外和动物模型中,瑞德西韦证实了对非典型性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病毒病原体均有活性,它们也属于冠状病毒,且与2019-nCoV在结构上非常相似。


科技部针对瑞德西韦进行了系统的评价,发现这是一个在国外已经应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药物,目前在国外还没有完成全部的临床试验。国内相关的科研单位在体外的病毒筛选过程中是展示出来了很好的体外活性。


“这个药针对埃博拉病毒做过研究,药物的安全性有一定的数据支撑。这个药还做过相当多的针对SARS和MERS(和新冠病毒接近的)冠状病毒临床前研究。所以在特殊疫情下,加速开展它的临床研究是有合理支持的,”丁胜告诉经济观察网。


中国国家药品审评中心首席科学家钱家华表示,临床试验非常有必要,“因为这个药此前在中国没报过临床注册,它在美国做了试验,但结果我们也不知道?!?/span>


760多位患者加入

据了解,瑞德西韦该试验将入组轻、中症患者308例,重症患者453例,将执行严格的随机(患者吃的药物按安慰剂组、全量组、半量组等随机发放)、双盲(医生和患者均不知道患者服用的是药物还是安慰剂)试验。


丁胜认为,用于重症病人的风险更高,各种原因可能会造成病人的各方面指标发生变化,药物和病毒的相关性有可能会更间接,从验证药物有效性的层面考虑,用于中、轻度病人可能会更好一些,更可控。


不过在重大疫情的特殊性面前,重症患者可能更需要?!缎掠⒏窭家窖г又尽繁ǖ赖哪抢斡颊?,是基于“同情用药”(Compassionate Use,也称为扩大使用、病人使用)路径特批的。


吉利德2月5日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为了应对近年来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吉利德扩大了瑞德西韦的生产,建立了产品库存应对未来的疾病大流行,同时也增加了制造瑞德西韦的原材料库存。我们正在利用这部分库存满足‘同情用药’的需求,以及目前计划在中国进行的两项临床试验的需求?!?/span>


“每一个临床实验都有固定的目标,简单来说就是去验证药物的安全性和/或者有效性,基于这个目标可以去计算,大概要入组多少个病人能够看出来区别,多少个病人的对比能看到效果。不同的疾病,不同药物的机制,会选择不同的临床终点?!倍∈け硎?,入组病人数量是基于临床试验目标来设计的。


基于随机、双盲的特性,丁胜还建议加入独立的第三方数据监测机构,“什么患者吃药,什么患者不吃药,患者所有的反应,通过即时录入的数据提前进行数据的定期分析和解读。在完全揭盲以前,就可以知道这个实验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span>


丁胜认为,假如按照“同情用药”规则使用,可以收集“同情用药”病人的数据,或许可以使用部分数据指导临床用药或应用于药物的报批,“这些事情都可以探讨”。


瑞得西韦用途专利风波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下称“武汉病毒所”)2月4日发布消息称,对在我国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瑞得西韦,武汉病毒所依据国际惯例,“从?;す依娴慕嵌瘸龇?,在1月21日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并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知识产权法律事务律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兰安告诉经济观察网,如果瑞得西韦的化合物结构已经申请了专利,技术方案就是公开的;如果武汉病毒所在公开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的开发和研究,可以申报发明专利。


“申请是没有问题的,在别人专利的基础上再进行进一步的改变。技术总是要进步,要进步肯定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钟兰安表示,国家知识产权局主要考虑的是三个因素:新颖性、实用性和创造性,“武汉病毒所能否获得专利,跟吉利德公司的技术获得专利没什么区别,主要看的就是这三点。如果说它符合‘三性’,就能够通过实质性的审查。如果没有重大的革新,不会通过审查?!?/span>


经济观察网了解到,吉利德已经将瑞德西韦的化合物结构和用于治疗冠状病毒的用途申请了专利,治疗冠状病毒的专利已经概括了所有冠状病毒应用,还提到冠状病毒科聚合酶被抑制的技术特征。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审查指南》规定,对于涉及化学产品的医药用途发明,其新颖性审查应考虑:新用途与原已知用途是否实质上不同,仅仅表述形式不同而实质上属于相同用途的发明不具备新颖性;新用途是否被原已知用途的作用机理、药理作用所直接揭示,与原作用机理或者药理作用直接等同的用途不具有新颖性。


对于专利问题,吉利德全球CEO Daniel O’Day表示,吉利德已经为Remdesivir在全球各个地区申请了化合物、使用专利包括冠状病毒,“当然我们也会以另外的办法?;の颐堑闹恫?,但是患者是第一位的?!?/span>


吉利德方面表示,虽然尚未确定该药物是否可以安全有效地治疗2019-nCoV感染,但考虑到当前情况的紧迫性,正在采取多种措施加快生产进度、增加供应,包括拓展了外部制药合作伙伴网络,以加快原材料的采购,原料药和药品的生产。同时吉利德开始在内部制造瑞德西韦,以作为外部生产网络产能的补充。


经济观察网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检索发现,截至2月6日,以“新型冠状病毒”注册的临床试验有37个。瑞德西韦是唯一一个获批三期临床试验的药物。


经济观察网了解到,目前瑞德西韦的运输和分组编盲等前期准备工作已完成。

转自:经济观察网